驻马店融媒宣传下载
您当前所在位置:驻马店广视网>财经> 正文
分 享 至 手 机

深度调查|“白马”惊“雷”:辅仁药业17亿资金去哪了?

时间:2019-07-26 08:50:04|来源:搜狐|点击量:45975

深度调查|“白马”惊“雷”:辅仁药业17亿资金去哪了?

导读:白马股辅仁药业账上17亿资金不翼而飞,剧情与此前轰动资本市场的康得新百亿资金财务造假案如出一撤,更令人意外的是,负责辅仁药业财务审核的会计事务所与康得新同为一家,皆为瑞华会计事务所,这真的只是巧合吗?

本文由叩叩财讯(ID:koukounews)独家原创首发

作者:覃寒池@北京

编辑:翟 睿 @北京

7月24日晚间,又一记财务“惊雷”在A股的上空正式炸开。

康美药业、康得新“双康财务造假”谜案至今还尚未完全水落石出,这一次步入其后尘的依然是一家备受资本追捧的“白马股”——辅仁药业。

在此之前的几日中,一季报中曾披露手握18余亿货币资金的辅仁药业却无法筹措出区区6000万的2018年年度分红资金一事,就已经让众多刚刚经历了“双康财务造假”事件的A股市场人士们惴惴不安。

与“双康”的创A股记录的惊天财务造假案相类似,辅仁药业这家上市20余年的知名药企,在“雷”正式炸开之前,一样拥有着令众多上市企业望尘的高增长财务数据和令投资者信服的广阔发展前景。

但这一切都或将随着7月24日晚的一则公告,“画皮”脱落,真相尽显。

7月24日晚间,辅仁药业就日前6000余万分红资金未及时到位一事解释称:原计划以从公司子公司取得的分红来支付,由董事长统筹公司及各子公司财务人员和资金安排。基于公司目前资金压力较大,为保证日常经营之需,资金安排未能及时到位,导致未能按期发放现金红利。

不过随后的一段针对上交所关于其2019年第一季度有关货币资金的问询回复,则正是宣告了辅仁“惊雷”的到来——根据辅仁药业公司财务提供资料显示,截至2019年7月19日,公司及子公司拥有现金总额1.27亿元,其中受限金额1.23亿元,未受限金额仅377.87万元。

而其在今年4月发布的一季报中显示,公司货币资金期末余额曾达18.16 亿元。

这样的剧情与拖垮康得新的百亿资金谜案是何其相似,曾在2018年末账上趴着100多亿现金的康得新却在2019年2月出现了15亿的债券违约,随着这一异乎寻常的情况出现,在证监会介入调查后,揭开了康得新虚增利润上百亿的惊天巨案。

那么,辅仁药业的这18.16亿货币资金是否真实存在过?如果是,那么这短短几个月内,这笔巨款又流向了何方?

“公司一季度末实际资金及至今资金变动及流向情况还需进一步核实,公司将深入自查,待核实后及时公告。”7月24日,辅仁药业发布的上述公告中称。

“从目前情况来看,辅仁药业财务造假的可能性非常之高,深入自查的这一道口子撕裂下去,不少猫腻将浮出水面。”7月24日,一位曾对辅仁药业进行过数次调研的券商研究员坦言。

实际上早在2016年至2017年间,有关辅仁药业财务造假的举报便不绝于耳,但在辅仁药业几次语焉不详的澄清之后,在继续高速增长的业绩的加持下,国内市场“做多”的属性选择了继续乐观,这也让“纷扰”之声渐消。

直到纸终究包不住火。

更让人惊讶的是,多年来一直为辅仁药业担任财务审计的正是瑞华会计事务所,后者亦是为康得新多年来提供审计服务的机构,

7月9日,因涉嫌康得新财务造假一案,瑞华会计事务所已经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1)“白马股”彤塌在财务造假中

深度调查|“白马”惊“雷”:辅仁药业17亿资金去哪了?

在过去三年中,辅仁药业以业绩的稳健和持续增长,一直被市场视为“白马”的代表。

据有关财务数据显示,2016年到2018年,辅仁药业经调整后分别实现营业收入50.13亿元、58亿元、63.17亿元;净利润3.49亿元、3.92亿元、8.89亿元。其中2018年,公司营收同比增长8.92%,净利润同比大增126.67%。

到了2019年一季度,公司业绩依然保持稳健增长。财报显示,今年一季度内营收达13.7亿元,同比增长1.02%;净利润2.15亿元,同比增长17.26%。

但在这一连串看似“鲜花着锦”的财务数字背后,实际上已经满目疮痍的辅仁药业已经难以继续支撑起这一“烈火烹油”的表面繁华。

与众多上市企业资金链危机爆发的动因相似,辅仁药业的资金困局最先传导而来的是其控股股东辅仁药业集团旗下资产突然间的轮番冻结。

据叩叩财讯统计,从2019年5月31日至今,短短一个半月时间里,辅仁药业发布了13份控股股东股份冻结公告,这些被司法冻结的股权,皆是因辅仁集团涉及民间借贷以及被多个金融机构起诉,最终被对方申请“财产保全”,由此冻结,而判决这些股权冻结的地方法院包括了郑州、合肥、北京、上海、西安、南平、石家庄、广州、深圳等多地。

辅仁集团与一致行动人北京克瑞特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合计持有的辅仁药业全部股份被轮番冻结了数轮。

据公开资料显示,辅仁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一共持有辅仁药业3.06亿股,占其总股本比例为48.94%。

与一则则大股东股权冻结公告同时而至的还有有关辅仁药业有关企业生产经营异常、拖欠员工工资和福利的传闻。

但这些传闻在辅仁药业资金危机未正式暴露之前,皆遭到了辅仁药业方面的“严词否认”。

2019年6月27日,在2019年河南上市公司投资者网上集团接到活动中,辅仁药业董秘张海杰称:“截止日前,公司生产经营正常,不存在拖欠员工工资和福利的情况。”

但事实却狠狠地打脸于斯。

7月24日,证券时报发文称,在经过记者连日走访后,包括辅仁药业及其母公司辅仁药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辅仁集团”)旗下众多企业,大多陷入停工、欠薪困局。

2017年,辅仁药业作价78.09亿元从包括辅仁集团在内的14个交易对方手中收购开药集团100%股权,曾在当年被称为最大医疗并购案。

开药集团的并入,在财报中,成为了辅仁药业近年业绩突增的最主要动因,但真实的另一面,却是开药集团近年来自身却已经步入经营的危局。

“这些年厂里效益一直都不好。”一位开药集团的员工向媒体透露,“员工的社保已经拖欠很久了,只有到退休,才会给一次性补齐,退一个补一个。”

有消息称,因没钱买原料和发不起工人工资,开药集团的生产针剂的生产线已经从今年5月份暂停生产,而仅开了一条片剂生产线,因不需要太多工人,从8月份起,开药集团将实行轮休制,既一个月上20天班,按20天结算工资。

如果真如上述员工所言,开药集团这些年厂里的效益一直都不好,那么开药集团每年贡献给辅仁药业高企的利润又是从何而来?

要知道,在2017年收购开药集团之时,交易对手方曾承诺开药集团2017、2018、2019年度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7.36亿元、8.08亿元、8.74亿元。

根据并购前的财务报表,2016年开药集团净利润达6.53亿元,远超上市公司当年1765.67万元的净利润,而2017至2018年来,辅仁药业从3.92亿的净利润增长至8.89亿,按其业绩承诺计算,至少90%的利润皆来自于开药集团。

但在业绩高速增长的同时,一些财务数据却出现了令人生疑的异常变化。

辅仁药业的应收账款从2016年的6697万元,短短三年内,至2018年猛增至28.38亿,爆增40余倍,而同时,应收账款的周转天数,从2016年的五十多天,到2017年的83天,再到2018年的158天。

“许多上市公司财务造假都是采用与关联企业形成虚假交易,实则自买自卖来做高利润,将货物积压在关联的‘马甲’客户手里。”上述研究员坦言,辅仁药业的财务造假模式与康得新财务造假案的模式很可能同出一撤。

在康得新的财务造假案中,据证监会的认定,康得新2015年1月至2018年12月,通过虚构销售业务方式虚增营业收入,并通过虚构采购、生产、研发费用、产品运输费用方式虚增营业成本、研发费用和销售费用等方式,在2015年至2018年的年报中合计虚增达119.21亿元。

实际上,早在2016年至2017年,便有实名举报辅仁药业财务造假的声音。斯时,一名名为武娇娇的自然人便向证监会实名举报辅仁集团对价超过78亿元的开药集团注入辅仁药业借壳交易一事,存在重大的财务造假行为。

武娇娇称,她通过权威渠道获得证据,辅仁集团所属的开药集团涉嫌财务造价,虚增净资产17亿元,虚报利润14亿元,根据武姣姣提供的纳税申报表显示,开药集团各年的未分配利润均为负数,为亏损状态。

武娇娇的真实身份为原辅仁药业集团董事兼上海辅仁(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邱云樵之妻,邱于2015年6月4日,因涉嫌职务侵占罪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依法逮捕。

据接近辅仁集团的知情人士透露,除了财务上存在造假的问题外,引发辅仁集团资金链危机在短时间内的导火线或为2018年的P2P爆雷潮。

2016年,辅仁集团下属企业河南辅仁控股有限公司曾斥资3.9亿元参股久亿恒远(北京)科技有限公司,获得其40%的股权,成为其最大的股东,而久亿科技则是p2p平台短融网的运营者。

2018年8月9日,久亿科技发生股权变更,河南辅仁控股有限公司的名下股权变更为上海民峰实业有限公司,辅仁药业董事长朱文臣也退出高管名单。

2018年8月10日,短融网官网发布《优化还款规则的相关公告》,公告中正式宣布短融网打破刚兑,不再向出借人提供担保或者承诺保本保息。此后平台开始出现大量逾期,至今上述逾期资金仍未解决。

2)瑞华又见瑞华

深度调查|“白马”惊“雷”:辅仁药业17亿资金去哪了?

辅仁药业的财务“惊雷”,除了其自身难辞其咎外,负责其财务审计的机构同样难脱“同谋”的嫌疑。

早前在康得新财务造假一案中,作为其会计事务所的瑞华会计事务所因“作为康得新2015年至2018年四年年报的审计机构,明显未履行勤勉尽责的义务,未起到上市公司‘看门人’的作用”而被立案调查。

这或许不是巧合,与康得新财务造假案相似的不仅仅是造假情节与过程,连负责审核的会计事务所也同为一家——对辅仁药业财务审核多年的会计事务所也正是瑞华会计事务所。

实际上在康得新与辅仁药业财务事件爆发之前,作为本土最大规模的会计事务所之一的瑞华便多次被立案调查和处罚。

2016年12月6日,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在提供键桥通讯2012年年报审计服务的过程中未勤勉尽责,被责令整改。2017年1月6日,瑞华所在审计亚太实业2013年年度财务报表过程中未勤勉尽责,出具的审计报告存在虚假记载,再被证监会处罚。

2017年2月,广东证监局向瑞华所开出罚单。瑞华所因勤上光电2013年报审计过程中未勤勉尽责,未按行业准则规定对银行账户实施函证程序等原因,出具的勤上光电2013年年度审计报告、关联方占用上市公司资金情况的专项审核报告存在虚假记载,被罚没业务收入95万元,并处以95万元的罚款。

2017年3月,瑞华所因振隆特产IPO财务造假再次被证监会公告处罚。作为振隆特产IPO审计机构,瑞华所对振隆特产2012年、2013年及2014年财务报表进行审计并出具了标准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其在审计过程中未勤勉尽责,其所出具的审计报告存在虚假记载。

瑞华会计师事务所担任成都华泽钴镍材料股份有限公司2013年、2014年度财务报告的审计机构,未勤勉尽责,其出具的审计报告存在虚假记载。据此,证监会于2018年12月29日对瑞华会计师事务所作出了[2018]126号《行政处罚决定书》。

实际上,早在2015年,瑞华会计事务所就因为涉嫌帮助辅仁药业隐瞒关联交易而遭受到河南证监局出具警示函。

斯时,辅仁药业因涉嫌隐瞒关联交易等问题违反相关规定,被河南证监局责令改正,公司董事长、董秘也被予以警示并记入证券期货诚信档案。而除隐瞒关联交易外,辅仁药业还存在重大投资行为、订立重大债务合同以及主要资产被抵押等多项行动,均未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驻马店广视网、驻马店融媒、驻马店网络问政、掌上驻马店、驻马店头条、驻马店广播电视台)”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凡是本网原创的作品,拒绝任何不保留版权的转载,如需转载请标注来源并添加本文链接:http://www.no-pa.com.cn/showinfo-104-242523-0.html,否则承担相应法律后果。

  • 责任编辑 / 董华伟

  • 审核 / 平筠
  • 终审 / 张凯旋
  • 上一篇:IMF前副总裁朱民:改革者从不墨守成规
  • 下一篇: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锋:今年是从传统IT向云计算全面转移的分水岭